愛與失落

love&lost.f.jpg  

 張綺瑄 諮商心理師

~愛與失落就像連體嬰 ~

   我希望我對阿志的思念,妳可以幫我寫一篇文章…面對這段時間陷入憂鬱沮喪、自我放棄的小如,似乎開始出現一線曙光,筆者也受到鼓舞。然而,苦撐在書桌旁的筆者卻很難吐出隻字片語。「到底要萃取哪段片刻才能帶來希望和療癒性?」為了拉近和小如的心理距離,免不了儘可能得讓自己和生命的悲劇核心靠近,被勾出的死亡焦慮、失落經驗小劇場如同飄過的烏雲,暫時遮蔽了光線。「真懷疑心理工作者莫非有隱藏的自虐…」真是令人焦躁煩悶的午後!

    2012.09.12筆者和小如合作寫了一篇「最後的禮物」放在綠野仙蹤部落格,協助小如完成心願,面對即將到來的悲傷失落。阿志走了以後,小如幾個月來的療癒旅程走得坎坎坷坷,麻木、悲傷、壓抑、焦慮,也出現過盼望、歡笑,卻在這兩個月,小如深陷思念的沼澤,禁閉在憂鬱的石洞,拒絕與筆者眼神和心理的接觸,自顧地徘徊在過去與阿志對話的點滴,屢次回顧阿志離開當天的一景一物,彷彿是當機的音響,播放重複一首變調的曲子。

   「我覺得愈來愈想不起阿志,愈來愈模糊…」弔詭的是當記憶開始模糊,失落卻反而更加沉重。很多時候,同樣的悲傷失落議題在不同的人身上,所面對的課題是很不一樣的。小如是典型的矛盾情感依附類型的人,內心渴望著被愛,卻極度不信任自己值得被愛。阿志的存在對小如而言,象徵愛與信任共存的嫩芽,如此珍貴不可多得。因此,離去的不只是親密愛人而已,生命中象徵愛與信任的嫩芽已然枯萎。因此,別人在悲傷失落中,隨著時間漸漸走出困境;而小如卻反而跌落憂鬱的谷底。

   回顧小如照顧病榻上的阿志,日子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煎熬,只能說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然而,令人驚艷的是小如一篇篇散發智慧光澤的文章,正是在那段時間產出的。現在被工整地擺放在諮商所的書報區,成為激勵他人的故事。小如自己也無法想像竟然可以在那般的處境下,如浴火鳳凰般的美麗與堅毅。

   愛的重量顯然讓人將潛力發揮極致;然而,失落的沉重同樣也使人容易一蹶不振。存在原本就是一個謎! 宗教家、哲學家各自擁有不同的觀點和相信。面對生死的課題,有幾人敢大聲說自己有多瀟灑 ?

   存活下來的意義在失落的黑暗時刻常顯得難以捕捉。有的人會延續死者生前的願望,投入相關的領域;有的人會淬煉出超越苦難的智慧,帶著神聖的使命,將愛繼續擴大與延續。

    筆者看見小如所擁有的潛力,將祝福深深地放在這篇文章中,祈願小如縱身跳出失落的泥沼,讓失落的另一個連體嬰--”愛”,在另一個可以投入的舞台再次現身。  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桑尼亞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