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mily諮商心理師: 張綺瑄

   音樂劇「悲慘世界」中與罪惡不兩立的警察賈維,窮其畢生之力,立誓非得將男主角尚萬強逮捕歸案不可;即使他聽到尚萬強懇切陳述內心肺腑之言,絲毫無法動搖賈維內心對「是非對錯」幾近潔癖的信念。

   賈維的行為可稱得上是盡忠職守。引起筆者注意的是當他面對尚萬強有機會選擇殺了他,卻仍決定放他走;就算未來還得承擔被賈維追捕的擔憂。賈維相信的真理崩塌,竟決定投河自盡。

   是非對錯的觀念在一個社會團體確實是相當重要,特別是如同賈維般的執法人員,只是面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若僅用對錯來爭論,一不小心就會進入負面的循環。

   對錯的重要性讓我想起一位友人的經歷;記得這位友人很委屈、傷心又氣憤的提到一個意外;他說那天早上如同往常以中庸的速度開車準備上班,一輛疾駛的機車從巷子突然衝出來,雖然緊急煞車卻還是閃避不及。眼看這位機車騎士倒下,友人驚慌失措,心涼了半截。雖然事後受傷的機車騎士並無生命危險,但過程中被家屬責難、辱罵,還要因為道義責任賠償對方;友人內心有說不出的委屈、無奈和不平。他想不懂為甚麼遵守規則被撞,卻要被當作犯人般指責,因為對方受傷,所以好像理所當然被當作受害者,而自己因為開車人沒受傷,倒成了加害者,啞巴吃黃蓮。

  是非對錯在此刻是釐清責任歸屬很重要的依據,用受傷與否來判斷是非則失之於理;然而面對受傷的騎士,若僅爭論是非而不管對方受傷的情形,又不免失之於情。友人表示雖是對方違規,其實是很願意關心探訪那位受傷的騎士,只是面對不分對錯的家屬,讓他感到心裡涼颼颼的,到頭來像是被逼著去關心…

  另一個強調是非對錯的相反例子很常在家庭中上演;陳先生和陳太太都是三高的人士 -- 學識高、智商高、社會地位高。當初也是因為欣賞彼此的聰明才智才會成為夫妻。可是,原來欣賞的優點卻不知不覺成為夫妻關係的阻礙。

    每天大大小小的事,兩人因為南轅北轍的想法,總是唇槍舌劍,一來一往,難分勝負。畢竟兩人的見解都剖析的相當有道理,簡直無懈可擊,所以誰也不服誰。為難的是年幼的孩子,為了要買自動鉛筆還是一般鉛筆,也會引發一場難以收拾的大戰。孩子得小心不要表達任何意見,以免被任何一方視為背叛者,情何以堪!

  在家庭的例子裡,如果高舉是非對錯的旗子,彼此的互動就形成了競爭的負面互動循環,甚至不知不覺中,孩子因為不能、不可以表達;動彈不得一段時間後,陳先生、陳太太驚訝得發現孩子竟然出現了情緒困擾和行為問題。

  是非對錯的判斷原本是好的,然而,若沒有加上情的調和,就成了綑綁人的監牢。賈維非黑即白的世界觀,忘記了是非對錯以外的慈悲層面,最終選擇了死亡。若說這部音樂劇中讓筆者感到遺憾的,應屬賈維這個角色吧!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桑尼亞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