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傅弘毅(綠野仙蹤心理諮商所助理心理師)  

 注意:雖然筆者旨在討論電影背後的意旨,但字裡行間還是會提到相關劇情,若不喜在觀影前被爆料者,請慎入。

    最近,看了一部迪士尼新推出的動畫電影《無敵破壞王》(Wreck-It Ralph),這部動畫將電動遊戲間內的遊戲詮釋為職場,遊戲人物都是在街機(電動遊戲機)工作,電影的一開頭就是一群遊戲裡的反派組成的心理支持團體,讓我這個實習中的心理師也會心一笑       

破壞王─心理支持團體(FB上請用這張圖)    
(圖片來自:開眼電影網站)

 

(預告片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feature=player_embedded&v=IyTENbvElQw

 

     開頭就是本片的主角,無敵破壞王Ralph終於來參加這個聚會了,Ralph提出他心中的疑惑,大抵是說程式設定我是壞人,所以大家都當我是壞人,但我受夠了!周圍的反派們紛紛回應他:「沒問題的,就算程式說你是壞人,你還是你,不會被影響的」之類的回應來鼓勵Ralph;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團體在結束前會一起宣讀的話:"I am bad, and that's good. I will never be good, and that's not bad. There is no one I would rather be than me."從筆者理解的意思來做詮釋:「我是反派,那又怎樣;我沒有機會是好人,也沒甚麼關係;做好自己就夠了。」顯示了這些反派對自己的命運所做出的最小的抵抗:至少我自己有看待自己的自由。其實這是個嚴肅的議題,他們並沒有自由去選擇自己的角色,一切都是程式設定好的,對這些角色來講這就是宿命。

 

筆者很喜歡的一位影評人對這部片下了一個標題:「挑戰宿命」;沒錯,這部片的主旨在討論「宿命」,而片中也透過人物呈現出了幾種不同的挑戰宿命的型態:

1) Ralph

本片主角Ralph因為不滿於自己總是被視為反派、壞人,而不被大家所接受,甚至走在遊戲大廳上其他遊戲的角色也都會怕他,在遊戲裡也是一個人長期住在角落,沒辦法跟遊戲的其他角色一齊同樂。對他們來說,雖然這只是大家各自的工作、是程式的設定,但他就是一個會危害大家的壞人,大家對他都趨之若鶩,慶祝遊戲30周年的活動也沒有找他。   

破壞王─破壞王挑戰宿命  

 (圖片來自:開眼電影網站)

 

      不甘於此的Ralph受不了,決定出發去其他遊戲找尋自己的英雄夢,他想成為好人,大家都喜愛的英雄,但這在遊戲世界裡是禁止的,因為他會讓他原本所處的遊戲進行不下去,也會害其他的遊戲被視為故障而停止運作─在這個世界一旦停止運作就等同於毀滅。而Ralph的穿越遊戲行為確實為遊戲世界帶來困擾,差點造成某個遊戲的毀滅,他也負起責任解決這些事情,並回去自己的遊戲做好自己的本分,因為對他來說,這些形式上的標籤都不是問題,至少在某些人(包括他自己)的心中,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就夠了。

 

     2) Vanellope

RalphSugar Rush賽車遊戲遇到的頑皮女孩,Vanellope是被遊戲的其他人物認為是故障角色而禁止加入遊戲的遊戲人物,但她不甘於這樣的命運,在機緣巧合之下透過Ralph的幫忙,雖然一開始連開車都不會但始終相信自己可以成功,最後終於突破這些限制,找回真正的自己;但更難得的事,再找回自己真正的身分之後(是遊戲中的公主),他沒有就這樣順著自己的身分接受命運,反而跳脫出這個身分(還說要讓君主體制改革成民主體制,這樣就不需要公主了),做原本那個真正的自己。

破壞王─雲妮

(圖片來自:開眼電影網站)

 

3) Turbo

 他在本作中是一個傳說中的人物,因為自己的遊戲漸漸不受世人歡迎,他不甘就這樣落寞(不過片中把他詮釋成愛現鬼),因此試圖去其他遊戲中發揮自己的長才重新被人們注意到,最後的下場是兩個遊戲都被視為故障關機,因此大家更將這種挑戰宿命的事情視為禁忌、擾亂秩序的,而更加安分守己。

(最近看的幾部動畫電影,對於反派角色的下場都是消滅,筆者對於這樣的詮釋有些擔憂,反派會從事反派的行為都有其原由,何況反派也是相對於英雄的定義,或許能夠讓反派的行為有一些重新詮釋,也能夠讓觀影的孩子知道是正是惡其實沒有絕對,而他們也能夠培養更開闊的胸襟包容各式各樣的人。)

 

 若順著Ralph的視角,可以發現這部片其實想要告訴我們:不須介意大家怎麼看你,只要不管別人怎麼看你,只要你相信你自己是甚麼人就夠了。但這部片也透露出一個觀點,當你想要挑戰宿命,可能會造成很多人的麻煩,你應該要安己守分,不要在意這些相信自己就可以,想要對抗體制的人會被推回來,說不管甚麼都是你自己說了算,是你自己跟自己過不去;所以像Turbo的例子就一直被大家拿出來時時警惕,可是片中也有出現一款被淘汰的遊戲,裡面的遊戲人物只能過著乞討的生活,這樣看來,Ralph所呈現出來的這種宿命觀,是不是太過於保守,「大家還是安分守己的接受自己的角色吧!」;筆者反而喜歡Turbo這樣橫衝直撞不接受命運的積極作為,或是Vanellope這樣堅信自己一定可以突破的勇氣,不過對於Ralph來說,考慮到周遭的人、在找尋自己中取得周全,也是他所在乎的事情吧!

 

筆者很喜歡的影評人也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,Fix-It Felix(是Ralph所在的遊戲Fix-It Felix中的英雄人物,當Ralph把一切破壞掉時,Fix-It Felix就會出現將全部復原,在遊戲中被視為英雄人物,一開始也跟大家一樣把Ralph當成反派,不把他當成夥伴,但他後來也漸漸理解他們都是遊戲中不可或缺的要角。)在這個電影中也挑戰了宿命,他和身高、性格、所在遊戲、遊戲解析度、動作細節等等都截然不同的遊戲角色共結連理,也是一種形式的命運對抗,且比起其他人這是更直接、更全面且有不錯結局的「挑戰宿命」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rs. 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