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蔡雅芬(綠野仙蹤助理心理師)

宮之料理不少人守著電視機前準時觀賞的韓劇「宮之料理」,終於最終回了,我的一位朋友卻放棄看「很爛的」結局,原因是她們已從網路得知「女主角最後不僅沒有贏得『名師』,找回失去了二十二年的身分,還錯過了二位曾經相戀的男士。」

不過,在我這個死忠的粉絲,同樣守著電視觀賞最終回之後,我卻有著不同的看法:「女主角不僅從頭到尾,從逆境之中培養及展現了卓越的毅力,更是以她的智慧,覺察出與她的個性與本質最相符合的自由自在的生活,以及最貼近常民生活的料理精神,也將她的幸福到處去分享。而結局最後,是分離二地的男女主角兩人,在一年重逢之後,二人都更明瞭彼此在個性、理想與行動力,以及心靈各層面,是最契合及相屬的。」

  沒有看過這齣戲劇的人可能會一頭霧水,大略講解一下劇情吧。女主角「俊英」在幼年時因落水失蹤,其母(韓國傳統料理阿里郎餐廳的掌門人,稱名師)因創傷而失憶,其父找了一位女童(宋妍羽)來替代「仁珠」(女主角俊英的原本名字)。

  當然劇作家將二位女主角與二位男主角之間,錯綜複雜的感情與料理廚藝的撕殺對決,貫穿在整個劇情之中,自不在話下。節目進入尾聲,當俊英身份被眾人得知,冒牌的養女仍死守著「仁珠」,不願回到舞女的女兒「妍羽」的身分,幾乎瀕臨墮落邊緣的她,最終以「妍羽」的名字,與俊英較勁阿里郎「名師」的下一代傳人位置,並以二十二年來,從小到大在阿里郎的耳濡目染與感情,於料理中表明欲將阿里郎帶往下一個一百年之雄心,獲得評審之青睞。

  天生有著靈敏味覺,只要吃過一次料理即能做出完全一樣味道的「料理天才」俊英,劇作家則安排她開著「幸福餐車」,帶著她浪人似的「義父」,到四處各地做菜給最平凡大眾,吃最道地的韓食料理,還激勵沒有工作的流浪漢,一定要去工作或靠勞力洗碗付出,才會給飯吃。俊英出版最正宗的傳統韓式料理食譜,還一個人到盜用非正統韓食的大陸去抗議,作者將她的韓食料理,表現為充滿生命力的、最接近常民的方式來表現。俊英活出的是自由自在的自己,她自覺要這樣的自己,去扛一家相傳百年的阿里郎高級餐廳,實在是太大的重責。

  而嫉妒心及野心甚強的「妍羽」,繼續以「仁珠」的名字,在阿里郎當名師,與其「母」及上上一代的名師,共同守著阿里郎。但俊英偶爾會回家,比如,在阿里郎醃責的醬料要開啟的那一天,她便回到真正母親的懷抱,去拿醬料,也回家團圓,她與原生家庭守著的是不斷的血脈,但延續著的是她對生命的熱情,與忠於自身本質與理想,對自由與意義最真實的追求。

  劇作家顛覆了「蒙塵的灰姑娘再變身回歸公主」的傳統劇情,而讓二位女主角都各自找回自己的身份認同,灰姑娘可以是充滿生命力的平凡公主,公主不再害怕自己原來擁有的是舞女火熱的血脈淵源。

  在心理學上,自我的認同,指的是一個人能夠活出自信,不論在面對外在什麼樣的動盪、衝突之後,對於自己的價值、形象、意義,都能維持一致性、恢復一體感。如Erikson的理論認為:人會逐漸去找出自己生命的同一性與連續感,進而肯定自我生命的意義(Bourne, 1978)。

「個人認同」是以「私己自我」為基礎,由個人經由獨特而真實的自我經驗形塑而成,其面向包含:價值信念、生涯目標、對自我的認知、個人獨特的心理狀態等。
  「社會認同」則是以「公眾的自我」為基礎,是人與環境互動後所形成的認同,與公眾的自我意識及社會角色有關,面向包括:名譽、受歡迎程度、印象等。

「形象認同」是以個人所擁有的屬性為基礎,如條件、資源、能力為基礎,包含如個人擁有的條件、能力、成就表現、家庭社經地位等等。

在五光十色、人比人氣死人的人生之中,個人生存難免會面臨種種危機及挑戰。此時,倘若個人能夠彈性地順應人生每一階段之改變,形成良好的自我認同,即能化危機為轉機,順利地成長及滋養。

倘若,一個人總是看到自己的不足及嫉妒別人的擁有,那即使是獲得一個美麗的名字,或死守把持一個美麗的空殼,都不是最堅實一致的自我認同。

自我認同是擁有一份對自我的信心,這是來自對自己的肯定,無論是生存在什麼環境,都能擁有那一份對生命的自我認知,這即是對自我的一份「自我認同」。

 參考文獻:

陳坤虎、雷庚玲、吳英璋(2005)。不同階段青少年之自我認同內容及危機探索之發展差異。「中華心理學刊」,47249-268
Cheek, J. M. (1989). Identity orientations and self-interpretation. In D. M. Buss & N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rs. 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