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我不是壞到無可救藥,我有這麼多優點,我真的值得被愛

 

過去,我是班上導師王媽的眼中釘。我時常頂撞她、和她大聲爭吵,害她經常氣到快要中風。有一天,王媽終於受不了,要找人「修理」我。

在我還沒走進輔導室之前,遠遠地就聽到王媽扯開嗓子,向一個陌生人告狀,內容當然繞著我所做的壞事打轉。

奇怪的是,那個陌生人竟然笑著說:「這的確是青少年會有的表現方式。」

這句話引起我對她的好奇,我心想「這人真的會瞭解我嗎?」。

我充滿疑惑走進輔導室,聽王媽說這陌生人是個「諮商心理師」,叫我有什麼煩惱都可以跟她說。雖然她對我露出友善的微笑,但在搞不清楚到底是敵是友的情況下,我照慣例地對她回報挑眉和冷酷的表情。

這就是我和蔡老師的第一次見面,也開啟了我了解自己的心路歷程。

 

我是個十四歲的國二女生,大我四歲的哥哥相當優秀,中學時常包辦全校前三名,現在是國立大學的醫學院學生。而我的爸媽都在知名的大公司上班,爸爸在前兩年升上經理,媽媽則是外商銀行的員工。

但是,沒有人知道,這個外表光鮮亮麗的家庭,卻是讓我痛苦的最大來源。

哥哥的傑出表現,讓我在剛進到這個學校時就「備受期待」,甚至有老師曾直言:「要像你哥一樣,別讓他丟臉喔!」。

管我管很多的爸爸,更是常常拿哥哥的成績來壓我,動不動就跟我說考不好就是沒用的人。至於我媽呢?她從起先的碎碎唸,到最後變成完全不理我,現在跟她講什麼,都好像我在喃喃自語。

待在這個只看得到成績的家,我真的像在地獄般痛苦。我也很想和哥哥一樣厲害,有好成績就不用一直被「釘」了。

但是這個夢想任憑我再努力也做不到。考了幾次試後,我認清這個事實。我不是讀書的料,只有我身邊的大人們一直不肯接受這個事實,每天只會要求我唸書和考試,根本不在乎我到底做不做得到。

我受夠老師們對我的「另眼相待」,決定不再為了學校的成績煩惱。

我開始和同學上課聊天打屁,對無聊的課大聲說出不滿的感受。我還故意戲弄師長,看到他們傻眼的表情,還有被嗆聲而無言以對的臉,讓我覺得學校生活變得有趣許多。

上王媽的課時,我會為了報復她管我,故意講些五四三的話氣她。不想理她時,我就睡覺打發時間。王媽被我氣到沒辦法,先把我找去訓導處,讓我被訓導主任臭罵一頓、害我被記過。被罰完後,我依然故我,王媽只好到輔導室去求救。

輔導老師約我去聊了四、五次後,就突然出現一名諮商心理師說要幫忙我。

在我眼裡,大人只會管我到底有沒有唸書、有沒有考好,這些人來幾個還不是一樣。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!這個要我稱呼她為「蔡老師」或「任何我喜歡的名字」的人,竟然沒有被我的酷樣嚇到,在我冷漠回她的時候,她還能自己講一堆話。

尤其是她曾提到如果她是我,她一定也覺得王媽很討厭。這個大人真是有夠奇怪的!我原本想跟討厭其他大人一樣討厭她,但是她的不逼迫和尊重,讓我討厭不起來。

她跟我約每星期見一次面,在第一次談完發現她很奇特之後,每次與她見面都充滿了驚喜。

她不在乎我考試成績如何,也不會管我到底想不想要唸書。而且在第二次談話時還問我,如果有奇蹟發生的話,我會希望有什麼不一樣的生活?我會希望生活有什麼改變?(註1

從來沒有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,所以我想了很久才回答出來。

我告訴她說:「我希望大人們不要一直管我的功課、我希望爸媽多花點時間陪我而不是賺錢、我希望老師不要只把我當成『○○○的妹妹』、我希望大人們接受我的好朋友、我希望大人注意除了唸書之外,我應該也有做得很好的地方、我希望我在畫畫方面多加發揮……。」

蔡老師在聽完我的願望後,關心地問我怎麼在沒有家人支持的情況下,努力地撐過來(註2)?她說她很欣賞我對自己能力的瞭解,看到我正努力尋找適合的生活方式,她覺得我有很好的觀察力和勇氣(註3)。

在這些談話中,我才知道自己原來有這些很棒的能力,這是大人從來不曾告訴我的事情,我對此感到驚訝不已。她還發現我並不是每天都跟王媽吵架,我們找到好多和王媽和平相處的例子(註4)。

這不但讓我看到自己的能力,也讓我知道,我只是行為需要調整,我並不是壞到無可救藥。

我們在見面四次後,她說要找爸媽和老師來談。

我起先很緊張地想拒絕,但我也想聽聽他們對我這陣子努力的看法,後來還是鼓起勇氣答應了。

蔡老師依照約定沒有隨便洩漏我的秘密,還在我和爸媽一起出席晤談時,把談話的重點放在大家的努力上。這不但沒有造成我和爸媽的戰爭,也讓他們開始思考除了考試之外,我有哪些好表現值得被肯定。

至於王媽的部份,蔡老師讓我了解我有控制自己情緒和脾氣的能力,我並不是只會一昩頂撞王媽。她還教王媽鼓勵我的繪畫能力,我和王媽在找到適合的相處方式後,我也不需要故意找她或其他老師麻煩。

 

在十五次的晤談中,我開始瞭解自己有很多值得被肯定的地方。更重要的是,當我開始學會肯定自己,別人也會開始看到這些很讚的部份!雖然我偶爾還是會跟老師吵架、會氣家人管太多,但我已經能瞭解他們的用心,我也對未來的改變之路更有信心。

 

原來,我不是壞到無可救藥,我有這麼多優點,我真的值得被愛

 

輔導心語

教化孩子的角色時常讓我們「愛之深責之切」,有時會因為關心和擔心而在管教態度上顯得強硬,但這並不適用於所有的孩子。如果能瞭解孩子的想法,並試著從不一樣的眼光中找出對孩子的正向觀點,反而可能會造成雙贏的效果呢!

 

愛的小叮嚀

(註1)此為焦點解決短期治療(Solution-Focused Brief Therapy, 簡稱SFBT)的奇蹟問句(miracle question)。利用「奇蹟如果發生了」的問句,暗示問題會有解決的一天,且引導孩子找出可以進行的改變方式,以增強其解決問題的信心。

(註2)此為SFBT的因應問句(coping question),協助孩子看到已存在的潛力,以提供問題解決的參考方式。

(註3)此為SFBT的正向回饋和讚美。利用具體的讚美方式,讓孩子遠離被評價的恐懼,且提昇改變的意願。

(註4)此為SFBT的重要概念和技巧「尋找例外經驗」:引導孩子找出在相同情境中衝突未發生或較不嚴重的例子,使其發現問題解決的可能。

 本文作者:蔡翊楦           原文出處:我不壞 我只想要愛。心靈工坊(2010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rs. 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