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介說明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從轉介單和輔導老師的口述中,得知大偉是國中一年級的男生,學校老師口中的頭痛人物。班上同學的任何舉動和言語,無論是否針對大偉,只要大偉感到不滿,馬上大聲用髒話罵同學,並擺出蓄勢待發的姿勢,隨時準備打架。即使是別班的同學,大偉看不順眼,就會出手和對方打起來。同學對大偉的霸凌情形感到恐懼,導師管教上也覺得十分挫折和無力感,即使使用正向管教協助大偉,似乎仍未改善大偉的狀況。甚至,大偉會在班上當場回嗆導師,和導師形成對立的情形。導師和家長聯絡,大偉的媽媽認為學校管教過於嚴格,言談之中有很多的不滿。除此之外,大偉有抽煙和逃學的記錄。我心裡開始勾勒大偉的圖像,是一位很高壯衝動性高的男生嗎 ? 很瘦弱的話,可能無法嚇阻同學吧! 是什麼讓他情緒如此高漲,無法容忍周圍他人的言語和行為? 還是這個行為滿足了什麼需求 ? 什麼時候開始有此行為以及如何演變得更嚴重呢 ? 學業上是否屬於低成就的學生? 大偉的媽媽反應代表了家庭的什麼狀況 ? 許多對大偉的好奇以及待釐清的疑惑,讓我慢慢建構個案可能的圖像。

截然不同的面貌

聽到一陣跑步聲到了諮商門口停了下來,看見一位白皙皮膚帶著略粉紅雙頰的帥氣男生,微微低著頭走了進來。「老師好」 (很爽朗清楚的口語),帶著燦爛的笑容,我注意到他笑起來有酒窩。以國一的年紀來說,大偉確實屬於壯碩的身材,身高和一般同齡差不多,頂著一頭略帶金黃色頗時尚的髮型,顯然是用髮雕特別抓過的。「 你是大偉 ? 我是輔導室安排到學校和你見面的心理師。」我同時遞出貼有可愛貼的名片小卡,做一個自我介紹。諮商中營造尊重權力平等的氛圍是我習慣的做法,大偉有權利知道和自己晤談的心理師的名字。「我剛剛聽到你跑步的聲音,是不是因為已經打鐘了,所以你用跑得過來。」我帶著微笑溫和的問他,準備接下來對他會看重上課鐘聲表示欣賞。「我剛剛在追同學」大偉帶著些微靦腆的笑容,望了我兩秒,順手弄弄頭髮回答。「你的髮型很酷,是你自己造型的嗎?

我發現大偉似乎很在意自己的外型,所以決定從這個地方開始表達我對他的欣賞,建立正向的諮商關係。 在第一次的諮商中,我希望能夠讓大偉感受到雖然他是被轉介過來的非志願個案,在這裡他可以放心談談內心許多的想法和感受。當然,從許多口語和非口語的表達中,我儘可能傳達對他正面訊息的欣賞與肯定,或許他對權威角色有一個既定的印象,我需要讓他經驗不同的感受。只有在一個信任,不擔心被批評的氛圍中,我才能逐步進入轉介的問題。但是,我的作法是讓案主先說他所認知來諮商的原由。「大偉,以你的了解,是什麼讓我們有機會一起在這裡談話?」 「我會嗆老師…」大偉只停頓了一秒,很乾脆的這麼說,說得時候露出酒窩笑著望了我一秒,又轉回望著放在雙腿上的兩隻手,偶爾搓搓手。「哦!你跟老師相處不太愉快。」一位讓老師挫折又無力,讓同學恐懼的學生,在諮商室裡面和我的互動卻沒有火藥味,不時露出靦腆笑容的男生,坦白的描述自己平常做了些什麼;諸如看到很囂張的同學,就會過去教訓他;老師機車,就會當場給他難看。「其實我自己也是這種人…」我感到驚訝大偉承認自己也是囂張的人,就是那種自己會看不順眼想要教訓的人。第一次的諮商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大家眼中霸凌同學,對師長態度惡劣的大偉;另一面是真誠而坦白,對自己行為有一些覺察的人。

 長期驚恐的內在小孩

為了了解與核對大偉在學校的情形,我與導師足足談了一節課的時間。感覺導師是一位教學認真要求嚴格的老師;對大偉用心良苦,也充滿許多生氣挫折無助和無奈的情緒;和大偉媽媽聯絡得到的結果也讓導師感到委屈,覺得被誤會自己對大偉要求太多。在傾聽導師敘述時,突然聽到大偉媽媽擔心被大偉爸爸知道學校的抱怨,因為大偉爸爸喝酒後脾氣很容易暴怒,打過大偉媽媽… 我的內心彷彿有個燈亮起來,大偉是個目睹家暴的孩子嗎? 他自己是否也被打? 我馬上跟導師表示這可能是大偉行為的原因。這樣環境氛圍長大的孩子,通常到了高年級會開始出現反叛師長,欺負同學的行為。我向導師說明大偉對爸爸的憤怒,會投射到其他權威角色的身上,即使師長的表達是對違規學生的一般警戒、教訓或處罰,也可能引發大偉的憤怒,因為連結到了大偉爸爸以權威態度毆打媽媽,處罰自己的情景。聽到我的初步評估與說明,導師原本激昂的情緒,突然安靜了十秒鐘,緩緩的說出大偉真得很可憐… 這次與導師的晤談讓我很感動也提升了信心。導師體會到了大偉的內在世界,這個體會想必會影響導師對大偉的視框,也會在互動上多一份理解。晤談的尾聲,導師安靜聆聽又頻頻點頭,表示願意用不同的方法來協助大偉 

   沒有人可以欺負我

接下來的諮商,聽到大偉提到覺得導師現在對他很好,我覺得很欣慰大偉能夠體會到導師的用心。我也準備開始和大偉針對家庭的這個部分來工作。「這裡有各種動物,你可以選擇代表自己和家人的動物嗎 ? 可以包括不住在一起,但是互動很多,或對你很重要的親戚。大偉對於我帶了許多物件,跟小時候玩得玩具類似感到很有趣,一個一個拿起來端詳,偶爾還發出驚訝的聲音,我彷彿看到一位天真的小男孩。「這隻獅子好大 ! 他當爸爸好了,因為他喝酒以後很兇。媽媽用這隻羊代替,我是這隻暴龍,還有住在附近的阿公…從大偉選出來的動物,很清楚的看到大偉內心如何看待每一個家人,大偉擺放的每一個位置,也顯示家庭互動的情形。原來大偉還是學齡前幼童的時候,就常常目睹媽媽被爸爸毆打。爸爸也曾經打過大偉,但是次數很少。「只有三四歲的小偉,看到媽媽被爸爸打一定很害怕又無助,因為自己很小幫不了忙。我用小偉的名稱區隔現在長大的大偉,來幫助大偉好好看看小時候的自己發生了什麼事。大偉安靜的點點頭。「我在想小偉心裡面對媽媽可能很不捨。」「對啊!我覺得我媽媽很可憐」。我從導師敘述中,得知大偉一直以來很聽媽媽的話,最近開始會跟媽媽頂嘴。我想大偉對媽媽的順從,想必和大偉對媽媽處境的感受有關;然而,無法反抗的媽媽,可能讓大偉從感到不捨傷心無助與挫折,慢慢演變成生氣媽媽的軟弱;進而,效法爸爸的暴力行為。因為有力量代表不會被欺負,可以修理囂張的人,也反映了累積情緒的爆發。我帶著大偉關心小偉的成長與感受,反映這些經歷對小偉的可能影響,同時,也請大偉核對我的反映內容。「你覺得我剛剛說的有接近小偉的感受嗎? 如果有些不同,你可以幫小偉說說話。」。我希望傳遞給大偉的是一份尊重,透過這份關係的體會,期待大偉也開始修正與他人互動的關係。「當你看到嚴格要求的老師,會不會讓你好像看到類似爸爸的人,那個憤怒很快就升高呢?」我試著連結大偉面對學校師長的情緒反應,希望促進大偉對自己情緒反應的覺察。「嗯!好像是這樣。」大偉點點頭,用微弱的聲音回答我,好像陷入沉思。

   看到曙光

每週前往學校,我會先從輔導老師那裡,了解大偉一週來的狀況。雖然還是會跟同學打架,但是和導師的相處改善許多,也做到不在學校內抽煙的要求,覺得心裡很欣慰。我對大偉有信心,因為强悍行為的外表下,他有一顆真誠的心,裡面也住了一位很想幫媽媽的小偉。每一次的諮商,我會收集一個禮拜以來,輔導老師轉述關於大偉的努力,擴大與深化大偉所做的努力,即使只是一點點。長久以來很少受到肯定的大偉,因為努力被看見,而累積了改變的動力。同時,大偉對媽媽的關心,也是協助他節制行為的動力。我確信在大偉的心中已經種下希望的種子,在未來的日子可以發芽茁壯。最後一次諮商,我們一起回顧這段時間在大偉專用的諮商筆記本中,所記錄的點點滴滴以及作品的照片,我請大偉給這段諮商過程取個名字,大偉露出一貫的笑容搔搔頭,看著我說:不做老大了!我們相視而笑。我將這諮商筆記本與事先準備好的一顆種子,上面刻有「祝你幸福」送給大偉。我期待這份互動的感動與改變,透過具體的物件繼續陪伴大偉,成為一個紀念祝福與提醒。

   輔導心語

在國中階段,有一部分的學生明顯會反抗權威,對師長的管教過度反應;在同儕中,也常常是大家害怕的大尾人物。這類學生的行為常常讓導師在班級管理上感到十分困擾。如果對當下嗆師長的行為不予處理,班上設立的規則與界限馬上受到挑戰,老師很難讓其他同學服氣。可是如果以責罵記過的方式來因應,通常沒有效果,反而常常造成師生的對立。從這個個案可以發現大偉演變成當下的行為,是有脈絡可循的。找到大偉問題發展中的背景與關鍵事件,探討大偉如何感受以及思考的方向,從內在世界著手來鬆動他習慣的行為模式。同時,與常接觸的師長晤談,在不違反保密倫理下,協助其了解大偉不為人知的內在世界。多一份理解,就能多一份包容。否則,僅看到大偉反抗與欺凌他人的行為,很難以平靜的心情和他建立關係。透過諮商處理大偉內在問題,也透過與師長的溝通提供適合大偉的管教方式雙管齊下是需要的,且能夠相輔相乘。

 

 本文作者:張綺瑄     原文出處:我不壞 我只想要愛。心靈工坊(2010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rs. 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