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次看到小新的資料時,我腦海不禁浮現孫悟空大鬧天庭的情景。

 

  一般來說,老師在學校代表權威,而小新卻不考慮後果,時常與老師衝突。事實上,他升上國小五年級後不久,開始出現不少狀況,不僅常與老師頂嘴,作業更經常遲交,有時對老師有所不滿,乾脆不進教室上課,甚至在上課途中,他還會自行離開教室,到校園遊蕩。

  老師感到相當困擾,除了和家長保持聯繫之外,也尋求中心的協助。

 

  第一次見到小新,我還真愣了一下。

  他和我想像的一樣,符合孫悟空活潑好動的特性。他看起來聰明伶俐,坐下不久就起身,四處碰觸,似乎對遊戲室中的每樣東西,都感到好奇與興趣。

  小新笑著對我說:「遊戲室裡,真是神奇啊!」

  我覺得這個和教室不同情境的場所,已突破小新的心房,小新不但接受,還很享受這樣的感覺。

  經過幾次的互動,我發現眼前的小新是一個敏感、反應也很快的小孩,雖然有時會用一些較調皮的語氣說話,但也不是一個會與你唱反調的人。

  我問他說:「在這裡的小新與在教室時的小新有什麼不同?」

  小新搖頭晃腦地想了一下後,笑著對我說:「教室中的小新較賤。」

  我楞了一下,雙眼盯著小新說:「賤?」

  小新開懷地說:「對呀!因為有時太無聊,老師又愛唸,我只好偶爾頂頂嘴,不然就是發出怪聲,讓全班哄堂大笑。」

  這個時候我發覺眼前用笑臉面對我的小新,那張笑臉似乎不是那麼自在與坦然,反而有那麼一點點無奈。對於這樣的狀況,小新自我的解讀是「賤」,可以想見他內心的感受,絕對不會是喜悅的。

  我說:「如果可以的話,你是不是不想再這樣賤下去?」

  小新收起笑臉說:「當然不想!」

  了解小新的想法後,我找了導師談。

  導師說,在他眼裡,小新是很聰明的小孩,導師相當了解小新的家庭狀況與處境,剛開始擔任導師時,也給了小新很大的寬容與彈性,兩人互動還算良好。

日子一久,小新似乎把導師給的方便當隨便,為了不讓其他同學有樣學樣,導師因此對小新的要求也增加,開始了兩人不斷衝突的惡夢。

  我告訴老師說:「你每天辛苦地想要小新改過,不但未能改善他的行為,反而每一天到學校,就過得很不快樂,為何不讓自己鬆口氣呢?」

  與導師討論後,我們都覺得小新其實很期待被關注,但卻一直無法透過好行被肯定,只好選擇較不當的舉動來獲得關注,畢竟那也是一種注意,而且他真的得到了別人的關懷!我請導師不要再對他的不當行為苦口婆心,反而盡量發掘他一天中難得出現的良好舉措,給予口頭的肯定,讓小新去獲得不同的感受。

 

  在與小新的晤談過程中,我先讓小新想想每次與導師衝突後的感受。

  小新一開始很快回答:「爽啊!」

  我看著小新的眼睛,輕聲地問說:「然後呢?」

  小新突然沈默了約三十秒,才小聲地說:「難…過。」

   我表示能理解他的心情,接著問道:「每次衝突後你都感到難過,可是卻從來沒有人發現?你願意談談那種難過嗎?」

  小新點點頭後陷入一陣沈默,眼眶漸漸紅了起來。他說:「我一直想讓大家看到我的好,可是似乎做什麼都不對。我真的好爛,所以明明知道頂撞老師是不對的,可是當被責難時,不雅的話就會脫口而出。」

 

  我拿出紙及筆,請小新畫出在教室的小新及現在的小新,等他畫完之後,我請他看看二者的不同。

  小新說:「教室的小新,看起來很行,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,其實內心是很孤單、很難過的;現在的小新,看起來很平凡,眼眶還紅紅的,但卻是展現出真實的自己。」

  我看到小新對自我的覺察,再請他想一想,哪一個小新才是他真正喜歡的?

  小新很快的回答:「當然是現在的自己。不過這麼普通,真的會有人喜歡嗎?」

  我看著小新說:「你很期待有人喜歡你,那以前的你,有很多人喜歡嗎?」

  小新抓著後腦杓,不好意思地說:「其實也沒有,只是很多人因我的惡名而認識我。」

  我問他:「那你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嗎?」

  小新瞪著大眼睛看著我回答:「我願意!」

  我請小新從能量語句卡中,挑出自己最有感覺的。

  小新一一細看,最後選出「雖然我曾做錯事,但我還是值得被愛」!

  我拍拍小新的背,告訴他說:「沒錯,你要相信自己永遠值得被愛!」

  我用卡片寫下能量語句,讓這樣的能量能一直伴隨著小新,我也相信:「當小新感到自己值得被愛時,一切將會好轉。」

  導師逐漸發覺小新的正向行為,開始改變他面對小新的態度與方式;此時的小新,相信自己值得被愛,二者相輔相成,師生之間的互動變得更和諧了。

  

  我看著小新蹦蹦跳跳遠離諮商室的身影,就算是大鬧天庭的孫悟空,縱然有一身好本領,也需要被人愛,被人關懷。我知道,這個世界上沒有真的壞小孩,只有渴望愛的小孩。

 

結語

  從小新的故事中,我更深刻地相信「每個行為背後必定有其原因」,可是通常我們都習慣處理看得到的部分,不過卻往往得不到效果,甚至行為越來越離譜,直至無法收拾。就像小新,他在許多人眼中就是不受管教、愛頂嘴,就如同孫悟空大鬧天庭一般,不斷向權威挑戰,但他們所求為何?其實就是內在需求的滿足,小新想要的是愛,而孫悟空要的或許是權力,也或許是自由……。

   身為輔導工作者,我們不能只由表象來看待問題,而是要透過同理去貼近孩子的心,才能有機會看到問題背後的成因,也才能讓受助者內在的需求獲得滿足,進而修正不當的行為。

本文作者:葉明哲      原文出處:我不壞 我只想要愛。心靈工坊(2010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rs. 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