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我愛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張綺瑄 諮商心理師

remembering.JPG  

 

怒吼 從地極的深處

召不回 你往日的笑靨

哭喊 直到天邊的角落

   捉不住 圖畫中逐漸流逝的色彩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(圖片取自貝厚係攝長:迴廊。舊時空遐想) 

         話語是諮商工作中介入的主要工具。在阿慶身上,很多時候,語言顯得如此多餘。他對自己的困擾有相當程度的了解,也發展出頗有創意的方法來抒解苦悶;更有美好虔誠的信仰,讓他年長的歲月顯得耀眼動人。該怎麼描述才不會弄皺這如詩一般,令人動容、默然的故事呢 ?       

      我每天幫她洗身體,怎麼會沒注意到她長了一顆這麼大的痔瘡呢…?」她跟我說好痛哦~我竟然沒注意到…」阿慶自責的描述照顧太太的細節,不捨得的心情全寫在他眼中呼之欲出的淚,閃閃發亮。「我要向不生氣挑戰。」「我很努力不要對我太太發脾氣,可是我還是做不到…這不是她的錯,她只是生病了…

         阿茲海默症是令人聞之喪膽的疾病,也是照顧者無法言喻的痛。對於攜手走過歡笑淚水、高山低谷的親密伴侶又是如何呢?「我這麼輕聲細語的叮嚀她,百般的仔細照顧她…她卻一再攻擊我…剛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幫她打理得乾乾淨淨,她卻不聽話又弄得滿身髒兮兮…」「我知道她病了…我不應該有這些期待…阿慶除了整天備戰的照顧任務,內心兩股拉扯的繩子也讓他疲憊不堪。理智上明白患病者會沒來由的攻擊人,沒有足夠能力回應照顧者的關愛;然而,情感上又要如何承受一份無法回應、甚至相反回應的付出呢 ?     

         在如此沈重又嚴肅的生命課題中,專業只能靠邊站。我一點都不敢輕易提出任何「好的」建議,雖然建議原本就不是諮商中的重點。我真得很感謝~感謝老師的幫忙,感謝一路以來不同的老師幫我,感謝許多牧師的關心…上帝的恩典真得很大。」「你才是我的老師呀~」我心中冒出這麼一句話。「我很訝異,也很佩服;照顧太太十多年的磨難歲月,並沒有讓你失去感謝的能力,是什麼讓你總是還能看到許多值得感謝的大小事?」我們之間的談話瀰漫著感謝、感動的淚水交織,何其有幸,我能親臨現場,沐浴在此神聖的時刻中。

      有沒有一點可能,或多或少允許自己生氣的必然性。」我看見早年失去父親的阿慶,歷經辛苦打拼一片天的過程中,高自我要求已經是他身上的細胞。「聖經說生氣卻不要犯罪。」「上帝允許人生氣,只是不要人因此而犯罪;你對自己的要求比上帝對你的要求還高哩!」我唯一想做的是稍微鬆動阿慶在照顧太太上對自己的高要求。

     你知道嗎?當初我們交往,太太的家裡很反對,可是太太很堅持的相信我。我們交往了七年才結婚…我一直都記得她對我的信任。以前每次她很強勢的時候,只要想到這一點,我就會退讓。」原來知道可以生氣,卻不允許自己生氣的信念底下,還有一段情深義重的故事呢!

        仰望宇宙的浩瀚無邊,讓人深覺渺小。遇見盡力愛太太的阿慶,除了謙卑地聆聽陪伴,似乎並沒有更好的禮物可以送給他。相信阿慶太太即使有一天不再存有任何阿慶的記憶,然而,靈魂深處早已刻畫下不可抹滅的愛。阿慶點點滴滴的付出,彷彿一首最美的詩歌,吟唱著「記得我愛你。」

 

    Mrs. Rain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