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不笨,你很勇敢

           張綺瑄 諮商心理師

u r brave.jpg  

黑幕低垂的暗夜,你看到了黑暗?還是星星?

認清事實會看到黑暗,發現盼望會看到星星。

接納黑暗,看見星星。

真實的生命,缺一不可。

 

  久違的阿坤才剛坐下,就彎著腰、垂著頭,把整個臉藏在緊握的雙手中,讓我無法看到他的表情。「我昨天和我朋友一起痛哭了一場,不知道今天要怎麼來學校面對老師和同學…」原來阿坤寄予厚望的烹飪比賽,因為某個預料外的因素而失敗。「你覺得這是你的夢想,你的希望,可是似乎夢想碎落滿地,真得對自己好失望,覺得很對不起支持你的老師和同學。」「是啊…」我看不見阿坤藏起來的臉,只從側面看到喉嚨不斷的滑動,將淚水用力吞進肚子裡。   

  協助阿坤抒發情緒的同時,心中冒出一個擔心,那麼努力的一個孩子,不會因此放棄自己吧?阿坤自幼便沒有父母在身旁,由外公帶大。我們會認識是因為一個協助弱勢家庭的宗教機構轉介的。老師發現阿坤上了國二情緒明顯起伏很大,態度上很容易不耐煩。晤談以後發現阿坤最重要的家人—外公,總是常常叨念阿坤怎麼這麼笨、不會節省、到處亂跑、說謊等… 沮喪、傷心爬滿了阿坤的臉,讓他深邃的眼睛更顯得沈重、憂鬱。「我希望我以後可以當一個很棒的廚師,親手做菜給阿公吃;我也想賺錢幫家裡整修房子,讓阿公可以看到我和爸爸不一樣。

  很多孩子在年幼的時候,因為一些遭遇,經歷了相當的痛苦,而在內心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。這個決定通常能夠發揮很大的盼望與力量,牽引著受苦的孩子繼續努力前進;但同時也隱藏著風險和代價,因為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僵化的信念,而形成壓力和束縛。如何運用這個決定帶出盼望和力量,同時擴展自我期許的信念會是工作重點之一。故事中的阿坤,一方面感謝阿公從小辛苦的帶大自己,把阿公視為最重要的家人;一方面也因為得不到讚美和肯定,而常常覺得生氣、委屈和傷心。因為無論怎麼替自己說話,阿公還是會忍不住動不動就叨念和批評,阿坤決定做給阿公看。

  「我要讓阿公覺得他的辛苦是有代價的,我不會像爸爸一樣變壞。」於是,成為一個很棒的廚師是實現這個願望的途徑,也是阿坤給自己的生涯夢想。因此,這次的比賽對阿坤的意義不只是烹飪成績如何而已,而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;代表了阿坤是否有機會證明自己,是否能夠獲得肯定,是否有機會翻轉家裡的困境,是否能期盼擁有一個不一樣生活的重要標記。

  「你和朋友痛哭一場後,有什麼想法嗎?」我深呼吸了一口氣,就怕阿坤無法再前進。「我今天打算和朋友討論是否一起爭取去讀A學校,繼續努力…」聽到阿坤這麼說,感動、佩服的淚水在我胸口中翻攪。「我雖然很想騙老師說成績還沒出來,我想我還是坦白跟她說對不起,說我失敗了。」 「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是多麼挫敗、傷心的一件事,可是我好驚訝、好佩服你並沒有放棄;當你說要跟老師對不起,承認這次比賽失敗了,我覺得你好勇敢;要面對、接受自己這次是失敗了,還要坦白的告訴老師真得非常非常不容易。」我調節了自己內心的激動,把我的欣賞傳遞給阿坤。

  阿坤在生活中總是接收到“我不夠好”的負面訊息,我知道我需要把握每一個片刻,看見並說出他的價值。「老師,我們最後一次諮商,我想做一道菜給您吃,所以,那次可不可以在OO(機構名)談,不要在學校談?」「哇~太好了,我可以吃到你做的菜。沒問題,時間我們一起討論安排。」雖然對我而言距離不近,時間的安排也不容易,我沒有遲疑地答應。這時候的阿坤已經挺直了背,帶著微笑看著我。

  當我走出學校的諮商室,內心開始出現一個小劇場 –在某年的某個餐廳中,有位眼熟的男士,請我吃他做的拿手菜,說「您記得我嗎?」「我當然記得,你是那位勇敢又有智慧的孩子。」我相信這句話不會只在我內心的小劇場出現。

 

    桑尼亞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