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諮商心理師 蔡翊楦

  小花因為對某個地方的路況不熟悉,而不小心造成違規左轉的結果,很準的是,警車和兩位警察在小花一左轉之後,就等在那裡向她招手。小花的背後也跟了一台一樣呆的車,兩位警察將兩位駕駛人攔下來之後,開始在路旁抄寫資料。
  小花起先好聲好氣地哀求警察A別開單,但警察A露出無可奈何」的表情,且安慰小花說:「沒關係啦!錢不多,才600元而已啊!」小花聽完其實心中並沒有被安慰的感覺,反而覺得心情變得更糟了。接著,警察A很盡忠職守地拿了放大的路標照片給小花看,告知前方有個標誌,小花應該要及早發現和進行迴轉的動作。小花說明何以在前方無法留意到此標誌,且試著表達心中對於此狀況的不滿。
沒想到,正在幫另一個倒楣鬼開單的警察B忍不住插嘴,向小花表示:「我們已經宣導很久了,你就當作一個經驗,下次就不會了啊!」聽到「下次」和「經驗」幾個字,小花氣得回嘴道:「下次就不會來這裡啊!」
   看完這個血淋淋的真實故事之後,我們來討論一下哪裡出了錯?
   看得出來警察A很努力地想要表達對當事人的安慰,但「沒關係,錢不多!」這幾個字的確完全惹惱了被罰錢的人。因為,當事人在乎的是沒有看到清楚的標誌,而只能默默地受罰,當下的感受並非罰款金額的多寡可做衡量的。但是警察A卻擺錯重點,想要安慰人反而造成反效果。
   再者,警察B也試圖表達對當事人的同理,安慰說「下次就不會錯了!」但對當事人而言,不是「下次」的問題,而是「現在、當下」的問題。儘管「下次」這兩個字似乎帶來希望感,但這個字眼,對於「現在」的狀況是無濟於事的。
   我們不妨換個角度思考一下,對於不熟悉路況的當事人來說,在突然遇到警察的同時,究竟會出現什麼感受呢?我想,會有自責和懊惱,摻雜著說不出口的無奈;當然,在面對執法者時,會清楚自己該受罰、該負責任的部份。在這些情緒交雜的狀況下,想當然爾,警察就有機會成為可憐的被砲轟對象。
   警察,的確不需要扮演心理師的角色,對當事人做大量的同理或理解。但在上述的互動過程中,很顯然地,警察的話語變成了「無謂的安慰」,這些表達對於彼此的溝通和協調,並沒有任何的助益。這不僅可惜了警察先生原始的好意,也可能造成更多警民之間的衝突點。
   很多時候,我們以為的好意或安慰,並沒有真正地達到同理的效果。或許不是因為對方很「青番」或很機車,而是我們沒有掌握到適當的回應要訣。多站在不同的角度想一想,也許會有更多不同的想法。

原文出處:蔡翊楦個人部落格

http://heartfaith.pixnet.net/blog/post/188450481-%E5%90%8C%E7%90%86%E5%BF%83%E8%88%87%E5%A5%BD%E6%84%8F

    心星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